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偷情成性的老师
偷情成性的老师

偷情成性的老师


  郑星是市中学的一名历史老师,老婆刘丽是工商银行的普通职员,他们夫妇虽已结婚多年,却还没有孩子。去医院看过,大夫说是郑星的精子存活率太低,他们也想过去抱养一个,但每每却又走不出自已的心。但生活还是要继续。


  时间一晃来到了一九九二年的冬天,他们隔壁搬来了新邻居。虽说他们都在一所中学教书,但是却一直没能分到新房子,只能住在学校破旧筒子楼里。他们与邻居共用一个厨房和走廊,门对着门,也可以说是一个房间里的两户人家。原来的那户邻居老公升了职,分开了新房。


  新搬来的女的是他们学校的老音乐老师,叫胡静,男的叫魏东,是个货车司机,经常跑长途。结婚才两年,也没有孩子。


  相处了一些日子后,两家人变得无话不说起来。因为魏东经常不在家,所以他们两口子经常会叫胡静过来吃饭,一来二去,再加上平时在学校里经常碰面,两家人的关系非常融洽。


  魏东是个粗人,平时对一些小节很不注重,尤其是他出车回来后。基本上郑星夫妇在魏东回来的时候,晚上都会睡得很晚,因为响动太大了,虽说魏东和胡静尽量压抑着声音,不过隔音的效果太差,郑星总是在听着隔壁铁床的「咯吱咯吱」声还有男女呻吟声中激起他的慾望,然后翻身爬上刘丽的身上……可有是胡静忍受不了这种聚少离多的日子,也可能是魏东受不了这种长时间看不到老婆的生活,他找朋友帮忙调离了车队,调到了市文化局开车。可能是他人缘、性格开朗,不到一年他就给文化局长开起了车,可谓是一步登天,胡静的脸上也每日都堆起了笑容。


  随着魏东在家里的日子增长,刘丽跟他的接触也不断地增加,一来二去,再加上平时都在一起住着,互相也就熟悉了起来,加上都是已经成了家的人,平时也会开一些荤笑话。


  但好景不长,随着魏东在文化局的时间一长,人也变得稀烂起来了,经常不回家,胡静也少了以往的笑容。于是他们夫妇间争吵的时候也多了起来,这时郑星夫妇都会出面安抚住双方。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一九九四年的冬天很冷,不过有一件事令郑星的心更冷。在他的世界里发生了一件改变他一生的事情,那是一次同学们的聚会上,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们聚到一起本是一件开心的事,不过就是这次聚会改变了郑星的生活轨迹。


  一个同在这座城市的同学,一个在文化局工作的同学喝大了,细数着工作中的不顺心和领导的糜烂。郑星酒量很好,听着笑着,这时这位同学话题一转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魏东」。


  从他的口中得知,魏东自从给局长开上车后,变得目中无人起来,而且玩起女人来,一点也不比他的主子差,听说他还有个情人是银行的职员。


  听到这里,郑星的心一沉,隐隐的抽痛了一下。不知为何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不过他马上止住了这个想法。他还是很相信他的妻子的,不过正是这次的聚会使得郑星开始不知不觉中留意起妻子和魏东的生活起来。


  一切在他的眼中都显得那么的正常,这使得郑星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不过一次意外使得事情发生了转变。


  那天下着细雨,郑星突然来了兴致,他下了班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妻子刘丽的单位,他想给妻子一个惊喜,不过没有想到却带给他自已一个「惊喜」。


  事也凑巧,他刚骑车到刘丽的银行门口,正好让他看到了咬牙的一幕:他的老妻刘丽正弯腰钻进魏东的车内。如果只是坐一下魏东的车,他倒也不会气成如此,而是接下来的一幕。只见魏东伸手拍了一下刘丽的屁股,然后用力地关上车门,转身上车扬长而去,留下独自神伤的郑星,这一刻他的世界已塌陷。


  他也不知是如何回到家的,胡静看到郑星如此,关心的询问他,他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重重的关上房门,倒在床的那一刻,两行清泪流了下来。门外的胡静一脸茫然。


  刘丽晚上七点多到的家,郑星不冷不热的问她为什么下班这么晚,刘丽告诉他今天银行对帐,她这也是早回来的呢!郑星再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郑星约了同在文化局工作的同学,在一家小饭馆内,两个中年男人在对饮,他详细的问清了魏东的清况,知道他在外面有租了房子,是专门会情人的地方。于是随后的几天他一有空便去跟踪魏东,因为魏东有时也是骑车上下班,并不是每天开着车子,所以这给他的跟踪带来了便利。


  终于郑星找到了魏东的销魂窝,那是一间离他家并不太远的小区,一平房中木头的围墙中两间砖瓦房。于是接下来就是如何才能进到里面去了,还好他有着一个优势:他和魏东住在一起,这给他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他利用一次机会复制了魏东的钥匙,接下来就是等机会了。终于这对男女忍不住再次偷情了,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刘丽跟郑星说他们银行组织一次学习,要去邻市一天,郑星没有说什么,但心却如刀绞一般。


  第二天一早他去学校请了假,然后潜入了魏东的出租房内。他在房间内小心的查看了一次,发现了好多见也没见过东西。他听到外在的大门在响,于是马上钻到了床下,就听到刘丽和魏东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他在床上只能看到一双女人的腿和男人的腿在移动,然后是一阵亲吻声和衣物脱落的声音。


  可能是天意弄人,魏东的床对面就是一块镶有两块长条形玻璃的衣柜,他在床下可以一清二楚看到床上的两位主角。这时只见魏东光着上身压在刘丽的身上不停地亲吻和抚摸着,并不时说着话,刘丽在他的身下不停地娇喘着。


  魏东越来越用力地捏着刘丽的奶子和隔着内裤抠着她的阴部,刘丽的双腿在不停地交互抽搐着。魏东这时站了起来,刘丽也跟着站了起来,不过她又蹲了下去,她抬头看着魏东,边笑着边解开了魏东的裤子。


  她轻轻的拍打了一下魏东的下面,魏东也笑着并用力地把刘丽的头向他的身下搬去,可能是两人时间相处久了的原因,一切都已经配合得很好。刘丽脱掉了魏东的内裤,做出一个令郑星震惊的动作:她把魏东的阴茎含到了嘴里,并不停地添着、吞吐着!这一切都是她不曾为郑星做过的。


  魏东仰起头享受着刘丽的服务,过一会魏东拉起了刘丽,脱掉她的裙子和内裤,把她按到了床上,掉过头去把他的阴茎伸到了刘丽嘴前,刘丽会心的继续她的口交,而魏东也一口含住了刘丽的阴部。


  郑星在床上只能看到他们的过程,但不能看清他们的每一个细节。此时的郑星却在愤怒中带有一细兴奋,他的阴茎在不知不觉中也硬了起来,压在身下硬硬的,随时都有喷射的可能。


  此时床上的两人发出「啧啧」的声音,忘我地纠缠在一起。这时刘丽吐出了魏东的阴茎,颤声的跟魏东说:「快插进来,我受不了了。」魏东坏坏的拍了一下她的阴部,转过身,双手抓起刘丽的双脚腕,看准位置用力地插下去。可能是太猛了,第一下插偏了,他调整了一下,「啪」的一声,他把那根又粗又黑又长的阴茎插进了刘丽的阴道。


  刘丽随着魏东的插入轻轻的叫了一声,抬起头亲了魏东一下,魏东说:「我比你老公强多了吧?你个小淫妇。」魏东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地抽插,刘丽双手不时抓起床单,不时抚上魏东的背和屁股。


  两人身上不停地闪现着汗水化成的水珠,「嗯……啊……」呻吟声一声声的传进郑星的耳朵,像一根钢针一样刺痛他的心。此时郑星的大脑一片空白,下身却又条件反射般的坚硬,带给他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婆和他的邻居。


  床上还在继续,两人抵死相缠,这时魏东换了第一个姿势,他抽出了阴茎,示意刘丽爬过去,刘丽嗔怪的看了魏东一眼,但还是乖乖的趴在了床上,屁股向上,头向下侧在床上。


  魏东双手抓住了她的腰,屁股向前重重的插了进去,「啪」的一声,刘丽随着魏东大力的抽送,向前猛地一晃,但魏东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腰,她又被带了回来。魏东不停地大力抽插着她,「啪啪」声不绝于耳。郑星的心随着这些声音一下一下的抽动着,他想马上冲出来,但却手脚发软,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这时只听床上刘丽大声的叫了一下,并对魏东说:「你又来了,不是不让你碰那嘛,再这样我不做了。」魏东马上陪笑说:「就一次,再给我一次就好了。」刘丽回头看了看他,说:「你快点啊,下次再这样我不让你碰了。」这时又一次震惊了郑星,只见魏东吐了口吐液,用手抹了一下刘丽的屁眼,然后扶着自已的阴茎慢慢地插进去,只见刘丽大口的吸着气,双眉紧紧地皱着。


  终于魏东把整根阴茎插进了刘丽的屁眼,然后他趴在了刘丽的背上死死地压着她,他的手伸到刘丽的身前用力地揉起她的乳房。过了一会,魏东挺起了腰,扶着刘丽的屁股开始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刘丽的屁股。


  终于,魏东仰起头重重的插了一下,然后屁股不停地抽动起来——他射了,全部射到了刘丽的肛门内。他们就这样停了五秒,然后魏东用手重重的打了刘丽的屁股一下,跟着「啵」的一声拔出了他的阴茎,倒在了床上,刘丽趴在床上不停地喘着气。


  这时郑星发现他居然射了,射了自已一裤子,他居然在自已的爱人被别的男人操时射了。他趴在了地上,不觉睡了过去……醒来时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爬了出来,看着收拾好的床,转身离开了这里。


  回到了家,刘丽跟他诉说着编好的谎言,他一句也没有听到,只说了一句:


  「我们离婚吧!」


  离婚手续办得很快,刘丽在听郑星说出她的事情后,不再辩白什么,同意了离婚。刘丽搬走了,搬到了魏东租的房子里。魏东也离了,因为胡静在听到这一切后到他的单位大闹了一次,他被开除了。